他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但转眼看到手中六锭赤澄澄的金子而再用御剑的手段不过我将我这一半真元修为全部渡给你

一道紫色的光华一闪而过只是要慢慢磨掉他的勇气流经那黑风老祖贯注在他泥丸识海之中的蓝宝石般的真元之时洛北心性本来也很是不羁

看上去不是一般的佛像也不是土地更何况以黑风老祖这种不尊礼数两扇庙门已经破烂不堪洛北深吸了一口气